淩友詩的啟示:放下“反共”偏見 看清百年曆史主軸

2019年03月26日 15:40:00來源:台灣網

  山雨欲來的1949年某日,報考海軍官校的19歲淩姓青年,沒跟家人提起,自行跑去廣州看榜。金榜題名固然可喜,意外的是,他當場被編入伍,隨即跟著海軍去了高雄,連跟家人道別的機會都沒有。此後40年,他無緣再與大陸親人見面,卻跟著國民黨來臺進行“反共”大業。

  他就是在臺出生長大、膺選大陸13屆全國政協委員、近日因在政協發言遭到“臺獨”反對的淩友詩的父親。

  臺灣“中時電子報”日前發表評論指出,2003年淩友詩出任福建政協委員,踏入大陸政治體制,她父親,當時心中曾有糾結。後來淩父知道女兒不是貪圖名利“投共”,而是想為民族復興、國家統一盡一份心力,從此就不再糾結,轉而支援女兒。

  曾參與國共鬥爭、來到臺灣的外省家庭,大多無法排除“反共”情結,甚至因“反共”而“反中”,寧可靠向“臺獨”。淩家父女是少數能分辨“亡國”和“亡天下”的特殊外省人,他們比那些後來看清“臺獨”惡質才清醒的人更可貴。

  顧炎武曰:“易姓改號,謂之亡國;仁義充塞,而至於率獸食人,人將相食,謂之亡天下。”國共內戰、國民黨敗于共産黨,只是亡國。(此國不是今人認知的國,而是中國之內的政權輪替。)為“反共”而“反中”,為反中而勾結外力、兄弟鬩墻,為勾結外力而顛倒是非、認賊作父,就是亡天下。

  徐蚌會戰結束60年後,蔣介石當年剿共的左右手陳誠之子陳履安説,國共已經不打了,但兩岸依然不得言歡。他“對於這一段走岔的歷史滿心悲懺”,陳勸“不曾與中國大陸或中共有何過節的臺灣人民”,不要“承接國民黨的敵情意識,甚而發揚蹈厲”。可惜他的衷心懺悔與呼籲,不敵“臺獨”意識對人心的腐蝕與挾制。

  已故臺灣前“監察院長”王作榮,奉獻畢生建設臺灣。他晚年返鄉探視,用“脫胎換骨”形容大陸的進步。王説:“誰使中國富強,我就支援誰。”

  被另一“監察院長”王建煊讚稱忠良的郭冠英,十年前的今天被撤職。這位自嘲“高級外省人”的國軍軍官之子,以筆名奮力寫文,揭穿“二二八”真相、堅稱臺灣不是國家、“反獨促統”不遺餘力,最後卻淪為被以“損害國家尊嚴”為由,免除公職。

  包括來臺外省家庭的兩岸多數中國人,身上都帶有纍纍的歷史傷痕。我們必須找出理解、彌平這些傷痕的正確方式,社會才能和諧,國家才能富強。放棄“反共”的淩友詩們,就是看清百年曆史的主軸,不計個人恩怨,以求國家強盛統一。

  至於取消淩的戶籍、罰她錢的臺當局,不但無意理解、彌平傷痕,反而是在製造、加深傷痕。

 

 

 

 

[責任編輯:李傑]

相關內容

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

關於我們|本網動態|轉載申請|聯繫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:86-10-53610172